logo

列表頭部廣告一條

新聞 新聞> 連云港新聞

《筑夢情緣》的原作者湯景揚——小城文學追夢人

gb17文化f

gb17文化e

圖為湯景揚及其作品。

【連網】  近日,由霍建華和楊冪主演的電視劇《筑夢情緣》一經播出就在黃金檔同時段播出的電視劇中坐穩了收視冠軍寶座。而背后這部劇的同名小說作者——景揚,灌南籍作家也迅速走進觀眾的視野。

現年32歲的湯景揚,筆名景揚,是我市土生土長的灌南人。原中共灌南縣委黨校教師,現在市文聯工作。江蘇省作家協會會員,三級作家。回望走過的路,湯景揚沒有辜負自己,沒有辜負時光,沒有辜負成為優秀的寫作者這一夢想,走出了獨屬自己的花香滿徑……

從小立志

將詩和遠方一起寫進生活

電話里的湯景揚語調溫婉和善,細膩有加,彰顯了一位女性作家的內斂和知性。很多人認為,在寫作之路上,她是天賦型選手卻筆耕不輟。而她則認為,自己只為實現從小植根于心中那份寫作的夢想,將詩和遠方一起寫進生活。

翻閱湯景揚的文章,你會發現,題材和風格廣博遼闊,隨感、散文、小說信手拈來。細讀她的文章,她的文字像清晨陽光下百靈鳥的歌聲,輕靈婉轉,美好動人,充滿生活的氣息。這與她從小愛看書喜歡寫日記是分不開的。

“我母親是我小學啟蒙老師,在當時的教育環境下,母親未雨綢繆,每天都會布置一篇習作給我。”湯景揚接受筆者采訪時回憶道。而她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母親指著門口右邊一堆磚頭,跟她說:“你把這堆磚頭搬到門的左邊!”于是一個正讀三年級的小姑娘傻乎乎地搬完了磚頭,滿頭大汗之際,沒料到母親看了她一眼說,去,寫一篇搬磚心得。“母親根本沒顧及我是否需要休息,攤開的作文本上洇開的是我的大滴汗珠……”

也許正是那時看來極其嚴格的教育,給她奠定了良好的寫作基礎。

2000年初中,湯景揚的文章第一次上了當時最受學生喜愛的雜志《男生女生》,因為讀者來信太多,老師叫來家長,父母極度反對她這樣投入地寫文章,不得不暫時放棄寫稿但依然沒有減弱她對寫作的喜愛。“我從小喜歡畫畫,童年時代那些數學課本的背面都被我畫滿了涂鴉。以至于后來在高考填報志愿的時候,毫不猶豫選擇了美術專業。”湯景揚的臉上泛起微笑。“但2005年那年,每個人都在忙著高考復習,我卻寫了13萬字的科幻小說。雖然成品至今還鎖在抽屜里,但那是我一段美好的回憶。”

汲取信念

老公是她的死忠粉

感從不拜訪懶惰的客人。2011年湯景揚寫了兩部網絡小說,在起點中文網首發,發文一周后收到A級作家簽約合同。8年間,她寫作了長篇小說《筑夢情緣》《綠蘿花開》及現在創作中的《追光者》。在此期間,還一直寫散文和隨筆,在2015年獲得全國獎項后加入了省作協,2017年獲得“上善若水杯”全國征文比賽優秀獎,而這個比賽的同期參與者有著名作家莫言、賈平凹等,這給了她很大鼓舞。

“我本職工作是一名教師,所以白天的工作會非常忙碌,只有晚上才可能有時間去寫作,而寫作對我的意義,就是讓我的人生變得更加飽滿,能夠清醒明白自己是誰。”湯景揚感慨道,“曾經寫作不是我生活的全部,但是未來,也許寫作會改變我的人生步調,成為我生命中重要的部分。”

當然,最終能在磨難淬煉中汲取信念,于歲月翩躚中堅守初心,寫出有重要意義的作品,是她目前最大的企盼。從教多年來,湯景揚一直嚴格要求自己,從來沒有放松自己在學習上的進步與提升。她以小小的筆尖,深情抒寫對教育事業的執著熱愛,精彩綻放對文學殿堂最美的情懷。“三毛、王安憶、莫言都是我從小就敬仰的一些文學老前輩,他們的作品所反映的生活是那樣的廣闊而又那樣的深沉,但是在他們的生花妙筆之下卻一切都顯得柔和而又舒展。”在平淡而又繁瑣的工作生活中,湯景揚驚喜地發現,讀書寫作給她的人生涂上更為美麗的色彩,讓她以更大的熱情投入寫作中。外面的世界無論怎樣的喧嘩,都和湯景揚無關。她只是靜下心來,博覽群書,安心寫作。

如今,父母逐漸理解了她的寫作想法,很大程度上給了她支持。說起寫作之路,湯景揚的眼睛里有光芒。“我老公是我寫作以來最長久的死忠粉,他是個很靦腆的人,他的朋友圈基本是關于我作品的轉發鏈接。”

堅持不斷

讓筆下人物自然生長

對于作品得到發表、獲獎,湯景揚微微一笑,她說:“運氣的成分也有,但是成功并非偶然,積小勝為大捷。這些年我一直在堅持寫作,從日記、到隨筆、到個人公眾號,寫散文,參加全國比賽拿獎,天道酬勤,工作如是,寫作亦如是。”

在她看來,明星作家唐家三少堅持每天創作不斷更,十年如一日,所以覺得唯有不斷的堅持,持之以恒才可以有收獲。“當然,找對方向更重要,選擇大于努力!成績只是某一個階段的肯定,我依舊保持著原有的心態,每天認真工作,認真生活,認真讀書寫作。”湯景揚如此感悟道。

“在動筆寫一個小說前,更多是生活中某一細節或者某一個畫面觸動我,我會開始賦予這個細節和畫面以人物以至故事。”湯景揚說起自己的一些創作心得。比如《追光者》,故事的起初就是一個建筑界80歲老人的滄桑身影,扣動了她的心弦。他的一生跨越了大半個世紀,見證了新中國的成長。

“我覺得這已經足夠打動了我,我忍不住會設想自己是這個人物,我甚至會嘗試在他漫長的人生中用自己的眼睛去體悟他的生活。當人物出現的時候,我貼著人物去寫,或者貼著情緒去寫,即使原先的構思完整,但我也喜歡在寫的過程中出現意外,出現所謂的神來之筆。或者說,是一種偶然,讓筆下的人物去自然生長。”湯景揚笑著說。

近年來,經過她的筆耕不輟,在《雨花》《朔方》《前衛文學》等各大省級刊物發表文學作品;《大山深處有人家》獲2015年“中華情”全國散文詩歌聯賽“最佳散文獎”和特等獎;《多少歲月曾輕描淡寫》2017年獲首屆“上善若水杯”全國征文比賽優秀獎;長篇小說《綠蘿花開》列為2017年度灌南文化資金扶持重點項目;長篇小說《追光者》榮獲第三屆愛奇藝文學獎“最佳現實題材獎”。

相關新聞

江苏7位数开奖号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