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列表頭部廣告一條

新聞 新聞> 連云港新聞

尹宋村留存古四合院“張家大亮脊”背后的故事

□ 張晨晨 張義太  文/圖

【連網】  我市開發區朝陽街道某一處涼亭,它的西邊墻上鑲有一塊長度3、4米、寬度0.44米、厚度0.06米的一塊完整的“鯉魚跳龍門”石匾額。原材料為本地花崗巖片石。該石匾額為浮雕制作,兩邊是一對后足站立,兩只前足高舉著繡球,繡球上下垂的兩根流蘇呈麻花狀下垂。匾額右邊舞獅前有兩只仙鶴,其中一只昂首直脖仰天長唳,一只低頭啄食。

匾額的正中間即是該匾額的主題浮雕,一大一小,一前一后的兩條鯉魚,已浮至洶涌的巨浪上面,前邊那條大魚鱗片整齊,頭部微微下垂,魚鰭挺張,躍躍欲試。那畫面,無不令旁觀者大有血脈賁張的沖動。

這鯉魚要干什么呢?原來鯉魚的前邊有高聳著一座兩層帶有飛檐的龍門。

龍門的上空一條巨龍裹挾著祥云籠罩,呈團身、頭前尾后,龍角挺拔,巨口利齒,一爪向后,一爪向前,龍口張開,龍眼猙獰,好像注視著即將騰躍的鯉魚。使人們一看,必定會驚呼“鯉魚跳龍門”!龍的身后和左邊的舞獅中間,是一只站立著的梅花鹿。浮雕的上方還有兩只似鳥似鳳似飛龍的浮雕相向翮翔,一旁一朵牡丹盛開。整個畫面展示出“松鶴延年”“福祿(鹿)壽喜財”“花開富貴”“望子成龍”等美好的祝福語。被一根陽刻的線條鑲嵌,做工講究,刻畫細膩,一幅寓意深刻的吉祥浮雕,令人擊節贊嘆。

gb17山海經c

“張家大亮脊”背后的故事

“鯉魚跳龍門”一詞,出自宋代陸佃(1042—1102)所作的《埤雅釋魚》:“俗說魚躍龍門,過而為龍,唯鯉或然。”“鯉魚跳龍門”它講述的是古代一個美麗的傳說:上古時,位于孟津的上游龍門山還沒有開鑿,它不但擋住了下游的行船,連魚兒也過不去。可是一群來自孟津的鯉魚很想游到龍門以上看風景,卻被龍門擋住。

它們并不氣餒,在一條大魚的帶領下紛紛要躍過龍門,所有的魚半空就摔下來,只有大紅鯉魚跳到半天空,借著云和雨躍過了龍門,變成了一條巨龍。后來把中舉、升官等飛黃騰達之事,也比喻成“鯉魚跳龍門”。也比喻逆流前進,奮發向上的一種精神。

那么,這塊石匾額從何而來呢?那先要講一段在新縣山灣流傳至今的故事:話說乾隆年間,有一位叫陳茂也(音)的被貶京官,乘海船往南方某貶地做官,途中歷經風險,才漂流至海州灣的一個小漁村——柳河,被本地鄉紳張萬選收留。張萬選全家每天好飯、好菜、好酒的供養,張萬選整天與陳茂野交談甚歡,成為摯友。數月后又送盤纏又雇船只,把陳茂野送往被貶地上任。多少年過去了,張萬選也淡忘了此事。

某年,張姓漁民們在東海捕魚,捕獲的魚,蝦等海產品,足足裝滿了三大船,急忙往家趕。誰知遭遇風暴,只好在途經上海時停靠在碼頭上。這些海鮮如果長時間擱置,就會變質。因此他們只能在上海卸船賣貨。因當地的魚行強行收購,價格被壓低不說,還短斤少兩。漁民們受到了很大損失,有苦難訴。

大家回來以后就把這事情告訴張萬選,張氣道:“ 欺人太甚!”于是帶人專程去到上海道臺衙門擊鼓鳴冤。衙役看了張萬選的訴狀后,上報道臺陳茂也大人,他一見告狀人是海州張萬選,喜出望外,將張請至后堂,講明情況。第二天道臺大人把魚行行主們都叫來,從中調解,讓魚行補給差價,并向張賠禮道歉,事情得到了圓滿解決。從此以后,柳河漁民每從東海捕捉的海產品一直在上海銷售,買賣做得很順利。

張萬選在上海與陳茂也聊天中,陳提出海州地區風景秀麗,民風淳樸,是個好地方。想請張萬選替他在海州地區尋塊好地方,蓋些房子,待自己老了以后去那里定居。張說: “兄弟,行!這事我替你辦。”陳當時給了張很多錢回來辦這事情。

回來后,張萬選帶著風水先生在海州地盤上轉了幾天,找建房的地點,最后選擇在尹巷這地方。于是就緊鑼密鼓,大興土木,一年內建起了這一片大亮脊。房子建好后,張萬選去上海,向陳茂也細陳建房一事,并把余款退回。陳茂也聽完很高興地說:“老弟你辛苦了。這房子我不去住了,給你們家住吧,就算感謝我在柳河那時你對我的照顧之情吧!” 張說:不行,這禮太重了,我不能收!陳堅決地說:“老弟,你不要推辭,就這么定了!”張無法推辭,就說:“好吧,我先替你住著,等你退下來后你再去住吧!”

于是張萬選回來后,和其直系四個房頭,陸續搬進大亮脊居住。后來又蓋了一些房屋及配套用房,形成了兩個大宅院。陳茂也退休后,悄悄地回老家養老去了,房子一直由張家居住。群眾稱之為“張家大亮脊”。

gb17山海經b

集中展示了中國道教文化的深厚內涵

上海道臺“陳茂也”,到底有沒有這個人?

筆者有一本中國文史出版社出版的《上海道臺研究——轉變社會中之聯系人物1863—1890》一書,它研究的是上海道臺的背景,包括這一衙門結構和發展,以及在此衙門擔任職務的人的特點。該書的第九章《結論附錄1上海道臺(1730—1911)》中,記錄擔任上海道臺一職從雍正八年至宣統三年計183年的,共有道合147人(次)擔任。

陳(程)姓的道臺只有三人,即乾隆四十一年(1776)的與安徽人進士出生的陳大化;有道光七年(1827)湖北人進士出身的陳鑾;道光十一(1831)湖北人拔貢出身的程懷璟。他們任職時間都沒有超過一年,其任職履歷中也沒有張萬選交集的記錄。不過,“茂也”是不是他們的字或號呢?也無從考證。

“張家大亮脊”為南北兩個四合院組成。南院內外兩進,有主屋九間,檐高3.6米,屋寬5.3米,墻厚0.6米。兩層炮樓一棟。整個建筑以江南粉墻黛瓦為主基調,借鑒魯東南建筑的厚重樸實的風格,將二者有機地結合起來。樣式多為“直線硬山兩坡頂”,全石到頂。

石墻的檐口下、山墻的博風用青磚或用白灰裝飾成“人字型”。蝴蝶瓦屋面,下鋪楠木條瓦椽,瓦橡上青磚覆蓋。主屋皆塊石砌就,灰漿勾縫。室內四梁八柱,板壁硬山,青磚鋪地。院內分前后兩進,走進大門過道,眼前就呈現一堵影壁,白底上有紅色或黑色書寫的“福”字。南院影壁旁“鯉魚跳龍門”石匾額,鑲砌在墻內。轉彎再跨過一座石雕“月亮門”,進入內院。院內的裝飾物多姿多彩,集中表現出中國道教文化的深厚內涵。

主堂屋門東有黑磚砌就的三處“天香廟”,其中有一處“天香廟”是極為少見的石頭雕成。逢年過節時,家人們就會點上大香,恭敬各路神仙。

主屋過門石中間,刻有“八卦圖”,象征陰陽和諧。門上有磚雕“戶對”,所謂“戶對”,指置于門楣上或門楣雙側的磚雕。用五塊青磚呈梯形疊砌,磚面雕刻著卷枝蓮纏繞,荷花是何仙姑所持的寶物,意為“手執荷花不染塵”,可修身養性。一對黑漆板門厚重,它的門框內的上方木板上,竟有四個圓圈圖案,經過歲月的煙火熏染,清晰可見“福夀雙全”四字,用金粉描寫,四字中間有一朵荷花,兩頭有祥云呈現,這別具一格的門框裝飾。

一般民居的裝飾都十分講究門面的“好看”,而忽視后沿美觀。而“大亮脊”的主屋后沿墻上刻有許多“花草”。建筑工匠們利用勾墻縫的白灰和石塊,用剔地灰刻的手法,刻畫出吉祥避邪圖案。僅北院主屋后墻上,發現有一條梭形飛魚由東向西遨游;有兩條鯉魚,由西向東,嬉戲追逐。有體現道教八仙使用的法器,即鐵拐李所持的寶葫蘆,寓意“葫蘆豈止存五福”,可救濟眾生。

曹國舅所持的寶物“云板”,象征“玉板和聲萬籟清”,可凈化環境。有一株萬年青,株頂上碩果累累,象征多子多福,萬年長青。有一塊長正方荾形框內,刻著“福”字,右旁豎刻著“開門大吉”四字。最大一組是:一把矮肚子酒壺,壺嘴前擺放著兩個酒杯。酒杯前的高腳長碟上,盛放著燒好的一條大魚,魚上方刻有四條橫線,呈熱氣升騰狀。這組圖可能是寓意“天長地久,年年有余,蒸蒸日上”吧!

偌大的一片后院里,有廚房、磨房、碓房等堆房。這些房屋最顯著的特點就是,屋頂一律用從江南購來的黑色磚瓦砌成,是前后通透的“亮紗脊”,當地人稱為“大亮脊”。時間長了,人們反倒忘稱張家,凡張萬選的后代,都以“大亮脊”稱呼,一直延續至今。

gb17山海經d

“大亮脊”的主人“張萬選”究竟是誰呢

解放后,實行土地改革,“大亮脊”兩個大院的房屋分給貧農李佃揚、李玉祥、楊柱文等居住。后來他們人口繁衍,陸續搬出重新建房。有的還將小瓦面換成了大平瓦,還有的將原屋扳倒建新樓。剩下的這些房子還先后成了新縣鄉政府辦公用房、朝陽鐵木業合作社、朝陽公社糧食加工廠、尹宋大隊編織廠、尹宋小學教室、朝陽公社九二0菌種場,勞動下放大學生的宿舍,現部分房屋為尹宋村居家養老服務中心。

這件事乍一聽起來,很具有傳奇色彩。因為朝陽許多老人都能講述這個故事,盡管版本各異,卻都說不清張萬選到底是清朝哪代人,何時遷入尹巷的。筆者曾去柳河查訪過,張姓后人張國柱先生曾聽上輩人講過,柳河張氏的始遷祖叫張覓,是從山東省即墨遷過來的。也聽說過“有進士老祖張萬選,或進士炳爹”一說,他們與新縣張氏早就斷絕往來,所續輩分差不多,但從沒聽過有家譜一說。柳河確有張氏宗祠,他小時候曾在那里讀過書,大門口兩旁有對石鼓。此房毀于上世紀八十年代,現在還有一間尚存。

由于尹巷張氏“大亮脊”后人的成分都比較“高”,所存的宗譜早已“灰飛煙滅”,現在的后人們,也只能說上四輩祖宗的名諱,張萬選究竟為他們的哪一世祖,都茫茫不知所以然。不過張萬選的后人確是人才輩出。有在民國初期就毀家創辦巨平小學、擔任啟新中學校長的張潤濤,著名書畫教育家張靄樓,有民國初期灌云縣創辦第一個私人客運公司的張開成。

事到此似乎“山重水復疑無路”了,事情的端倪竟出自一本叫《朐海黌序錄》。它與《海州文獻錄》《朐海詩存》《朐陽記略》等地方文獻一樣,都保存了大量的地情資料。《朐海黌序錄》中,就記錄了張萬選參加清嘉慶十四年己巳四月的童試,即考中了第17名秀才。作者張恩沛還在張萬選名字上方作眉注,原文抄錄:萬選,字中青,原配楊氏生一女而卒。張家素封,繼娶吳氏,生三男,又側室生一男。娶吳時年已五十余,至長子飛熊娶親入泮,生孫后乃卒,年八十余,卒于同治年間。祖居柳河,遷于尹巷同、光年。新縣人猶稱為西堆房。居人每談此以為福。

這段記錄的意思是:張萬選,字中青,他和原配楊氏婚后生一女兒就病故了。張家素來家境富裕(“封”與“豐”古同字)。繼配吳氏生三個男孩,妾生一個男孩。張萬選娶吳氏時,已經五十多歲了,到長子張飛熊娶親又考中秀才后,張萬選還搶了孫子,時年八十多歲,在同治某(原文空白)年才壽終。他的祖籍是柳河,同治末光緒初遷移到尹巷的。

從這個眉注,可以得知張恩沛對張萬選是知根知底的。其原因有二:一是張恩沛是土生土長的新縣街人,與尹巷雞犬相聞。張萬選的四女兒又是他的堂叔張俊三的夫人。二是張恩沛曾在現連云區高公島街道黃窩的南澗龍門上,與堂兄張學瀚刻有兩首詩刻,開頭清楚地寫著“民國辛酉,設帳黃窩。”說他在1921年就在黃窩教書。黃窩和柳河同屬一鄉,近在呎尺。所以說,張恩沛的紀錄是完全真實可靠的。

張萬選的長子張飛熊是干什么的?張恩沛也有記錄:張飛熊,字紹裔。在父親張萬選取得秀才資格的六十年,同治八年(1869)己巳三月二十三日的童試,并取得了第10名秀才。根據來自“張飛熊夾注:紹裔。”張萬選后來的功名達到什么程度?新縣百忍堂《張氏宗譜.卷二》中,“俊三,字秀浦。妻張氏,附貢生萬選公四女。”所以說張萬選是附貢生,不是傳說中的“土財主”,而是個世代書香人家。

“鯉魚跳龍門”的石匾額是如何“跳”到學校的涼亭之下呢?

原來張氏“大亮脊”,經過解放以后的土地改革,南大院成為尹巨鄉鄉政府,后又分配給傍姓村民所有。這些人家逐漸遷出建房,房屋歸一人所有。上世紀的九十年代全部拆毀,在原址上蓋起了樓房。時在朝陽中學任教的宋洪德老師,仔細地將拆下來的這塊匾額和原二道門圓門石,奉獻給母校建校園。學校遷建后,涼亭無恙,匾額保持完好,圓門拆至漢東海孝婦祠,成為墓園的大門。

相關新聞

江苏7位数开奖号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