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列表頭部廣告一條

新聞 新聞> 連云港新聞

草根著春秋——盧中林和他的《蔣介石演義》

□ 張晨晨  莊士舉 王君 文/圖

【連網】  當筆者看著眼前厚厚的一百三十萬字的四卷本《蔣介石演義》文稿,再看看身旁這位已是耄耋老人的作者,一股崇敬之情不禁油然而生。目前《蔣介石演義》一書已被今古傳奇出版社選中,已進入審核階段,預計今年下半年就將公開出版發行。

gb17山海經f

《蔣介石演義》的作者盧中林,是海屬地區著名的鄉土作家,今年已是73歲的他,曾是一位鄉村的小學教師,他先后做過村校校長、鄉中心小學校長等職。1998年因病,辭去了鄉中心小學校長一職后賦閑在家,專門從事鄉土文學的創作。

他先后創作了長篇小說《血灑黃海灘》、《亂世喋血記》、《駱氏神醫傳奇》、神話小說《新游記》以及以解放前殺人惡魔周發乾為原型的十六集電視文學劇本《匪首情仇》。迄今為止,盧中林老先生已出版了4部長篇小說,加之已成書稿的文字共計550 萬字。

受到大學教師的動員開始創作

盧中林現在居住在灌云縣圩豐鎮尹場村,這是一座別具一格的農家小院,書房半閑齋三個大字顯眼奪目,院落的布局和房門的裝飾都顯示出了主人的與眾不同。“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正是盧中林目前的生活寫照,他的生活看似恬靜悠閑,與世無爭。

一位偏居鄉村的鄉土作家,遠離政治文化中心,而且信息資料相當匱乏,緣何創作起《蔣介石演義》的呢?這一直是筆者心中的一個疑問。盧中林在接受筆者采訪時,說出了其中因由——《蔣介石演義》原本是南京理工大學陳東林教授的寫作課題,本不在他的寫作計劃之內,是陳東林看了他的章回體長篇小說《亂世喋血記》后,認為他能寫好這部作品,就動員他來寫。

盧中林認為國內外研究蔣介石的史學家不乏其人,以蔣介石作為寫作題材的作家更是數不勝數,已經行世的《蔣介石大傳》、《蔣介石傳》《蔣介石外傳》《蔣介石野史》等早已為人們所熟知,“而我再狗尾續貂,豈不貽笑大方”。陳東林聽罷,說:“時至今日,史學界、文學界都是為蔣介石寫史作傳,而以小說樣式來寫蔣介石的卻不多。”當時盧中林剛剛退休,賦閑在家,甚覺無聊,于是,決定一試。

盧中林雖然寫過多部章回體長篇紀實小說,但要寫蔣介石這樣的歷史人物,他的心里并沒有底。且不說蔣介石本人的一生就是一部大書,而由他所涉及的各類人物在一定的歷史時期內所扮演的各種角色就尤為紛繁復雜;至于他的歷史定位更是擺在盧中林面前的棘手難題;尤其是對他的歷史功過,社會上褒貶不一。

為此,盧中林聯系了旅臺鄉親方璧成,其父方子丹曾任“臺灣行政院參議”“蔣介石總統府咨政”,退休后受聘輔仁大學教授、文化大學教授、博導、國史館特約編修,他為盧中林提供了大量的相關資料。閱讀后,盧中林決定用客觀的眼光,將蔣介石放在當時那個特定的歷史大背景下,以另外一種視覺,力求撥開政治霧紗,寫出一個真實的蔣介石來。

gb17山海經g

“寫出一個真實的蔣介石來”

當盧中林讀完關于蔣介石的諸多資料時,一個活生生的具有立體感的蔣介石仿佛就站在盧中林的眼前。盧中林說:“我認識到蔣介石當時能在群雄紛起的中國,收伏各路軍閥,結束軍閥割據的散沙局面,并能在外敵入侵的時候抵御外敵侵略,這在中國歷史上是無法消失的。就是在敗退臺灣后,他堅決反對臺獨,更顯現出他那獨有的情懷。毋庸諱言,在當時那樣的歷史條件下確實是難能可貴的。”

于是他開始謀劃《蔣介石演義》的創作,他發現凡寫蔣介石的書,作者都在寫歷史,如果他也把蔣介石的個人經歷寫成一部國共兩黨斗爭史,無異東施效顰。于是他決定“別人寫歷史,筆者就寫故事”,用國共兩黨斗爭歷史這根主線穿連起發生在蔣介石身上的近三百個故事,從這些故事中揭示出蔣介石在中國歷史舞臺上各個歷史時期的思想變化、用人權術、斗爭謀略、政治手段和人格天性。

在創作樣式上,盧中林采用了章回體這種中國獨有的傳統文學樣式,目的是不讓這一傳統文學樣式在歷史的傳承中變味乃至消亡。在語言風格上采用“宋元話本”半文半白的敘事手法。在寫作內容上,他沒有用過多的筆墨來寫國共兩黨的斗爭,而是重點寫蔣介石領導東征南進、平叛救駕、北伐定都以及收伏各系軍閥的縱橫捭闔之謀,遠交近攻之略和因人拉打之術。在選材方面,盧中林根據內容需要,盡量減少描述波瀾起伏的戰爭場面,重點書寫發生在蔣介石身上的故事,用來塑造蔣介石的成敗人生。

“書中涉及近三千個人物,都是真實的,只有個別故事因情節的需要才虛構出幾個人物來。”盧中林說:“我在開始寫《蔣介石演義》的時候,有朋友建議筆者,為了情節動人,內容不必真實,因為這是小說而非史料。可我認為,蔣介石是中國近代歷史上實實在在的歷史人物,不能信口雌黃,胡謅惑世!”

因此,盧中林所寫的發生在蔣介石身上的故事,盡管有些聽起來不可思議,但都是真實的,并有案可稽的。盧中林說:“通過大量資料的閱讀,說句心里話筆者對蔣介石的‘私德’不敢恭維,他在上海灘嫖妓、販毒、參賭、炒股、綁架、暗殺、抬財神、敲竹杠、闖碼頭、買空賣空,就是一個十足的流氓,通過拜倒在黑社會大佬黃金榮、杜月笙、張嘯林的門下,憑借投機鉆營之術,居然登上了權力巔峰,這不能不說是個奇跡。”

為創作殫精竭慮,不改初心

盧中林說:“有人擔心在閱讀‘碎片化’的今天,人們對大部頭作品恐無閱讀興趣。”但不少人志同道合的朋友都跟他說過:就像網絡不能取代紙裝書一樣,我們相信真正的讀書愛好者,還是會感興趣的。”于是,他更加努力前進,克服了諸多困難,殫精竭慮。

盧中林從2006年開始閱檢蔣介石的有關資料,2007年1月12日啟筆至今,已歷11個春秋。2014年2月盧中林不幸患腦梗,記憶喪失,口眼歪斜,所幸的是,通過治療和恢復,記憶力逐漸得到了恢復;修正了一段時間后,他再度秉筆。可是,天有不測風云,2017年3月,他又遭車禍,險喪性命,右眼球粉碎,縫了124針,評為8級傷殘,致視力極度模糊。憑著難以想象的毅力,盧中林于2017年12月又勉強動筆,2018年7月29日下午5時16分束筆。此后,他又拿出一個月左右的時間改完定稿,他才長長地吁了一口氣,如釋重負,由于興奮至極,這天夜里,盧中林長夜難眠。

盧中林酣暢地笑道:“筆者已壽奔八秩,老則老矣!在‘萬物俱漲價,文章不值錢’的今天,仍爬格不輟,癡情于中。有人說我傻,有人笑我癡,得遐思及,不癡而何?所幸妻子無怨,兒孫支持,老夫足矣。”為此,盧中林特地作排律《著書樂》一首,以抒未盡之懷:藝海揚帆興著魔,著書得靜念彌陀。更深最惜人聲少,月落全忘蚊唱多。寒夜墨凝風動地,暑天紙潤汗連顆。無權偏掌生殘死,有責專評正誤訛。世事摹描描世態,愛情勾畫畫情河。筆誅污吏奸賊輩,字譜忠臣義士歌……

“我無意去貶低蔣介石,更不帶任何政治色彩,平心而論,這就是一個真實的蔣介石。至于他的歷史功過,書中只是通過他的人生故事,來演繹他的真實人生,內中之是非過功,還是留給讀者們在讀完這部作品后,自己去評說吧。”

相關新聞

江苏7位数开奖号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