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列表頭部廣告一條

專題 專題> 專題2019> 弘揚英雄精神 匯聚榜樣力量

不變的堅守 不滅的心燈——記江蘇“最美職工”、連云港航標處燕尾港航標管理班班長熊發仁

【連網】(王文 宋驍)從19歲到60歲,白了少年頭。41年光陰,他一心一意只做了一件事——安心扎根于燕尾港,從事一線航標管理工作。14300多個日日夜夜,他身處環境極其艱苦的鹽堿地,卻安之若素、以苦為樂。他始終堅持理想信念,以航標為伴,以班組為家,愛崗敬業,無怨無悔,年維護航標量5萬多座,航標維護正常率100%,每年為上萬艘次船舶照亮了前行之路。

他的足跡踏遍徐圩新區到響水縣中山河口這片長達230公里的每一寸海岸線,在服務江蘇沿海大開發戰略及我市一體兩翼戰略和“一帶一路”倡議中,充分展現了航海保障先行者的時代風采。對他來說,每一次在海上的縱身一躍,都是一名共產黨員不忘初心、敬業奉獻的見證,24小時待命,守護祖國230公里海疆的航行安全,他用青春和赤子之心書寫了“燃燒自己、照亮他人”的燈塔精神。

他就是東海航海保障中心連云港航標處燕尾港航標管理班班長熊發仁,先后獲得國務院特殊津貼、“全國交通技術能手”、交通運輸部“十大最美航標工”、江蘇省崗位學雷鋒標兵等多項榮譽稱號,所在班組被譽為全國沿海“航標第一班”。因為立足本職、不忘初心,在平凡的崗位上做出了不平凡的業績,弘揚了開山島精神,近日被省委宣傳部和省總工會授予江蘇“最美職工”稱號。

忠誠履職

他默默踐行著航標精神

1978年,19歲的熊發仁離開湖北京山老家,應征入伍來到蘇北小鎮燕尾港。從內陸來到沿海,當初風華正茂的小伙子恐怕沒有想到,他一生都將扎根在這片鹽堿地上,交付給不為人知的航標事業。

航標被譽為航行者的眼睛,是保障海上航行安全和港口生產運營的主要設施。作為一名航標職工,熊發仁主要的工作就是管理和保護航標,保障海域的航行安全。屬于熊發仁的這片海域很大,從徐圩新區到響水縣中山河口以北的整片海域,海岸線長達230公里,航標也由當初的1座猛增至149座,而人員卻由原來的21人縮減到6人,熊發仁身上的責任和任務越來越重。

作為班長,熊發仁堅守職責,夙夜在公。有時遇到緊急情況,在值了一夜班之后,第二天一早還要出海搶修航標。尤其是雷雨季節、防臺防汛、寒潮寒凍等極端惡劣天氣,他都吃住在班里,隨時解決各種問題。從2005年至今,他每年公休時間不到20天,包括春節在內的重要節假日,全都堅守在班組。2007年,熊發仁在市里買了新房,但他幾乎沒住過。

(上接一版)妻子身體不好,他沒法照顧,兩個孩子成長教育,他也顧不上。即使在家人面臨生命危險的關鍵時刻,熊發仁還是首先選擇了航標。

2008年7月,臺風“海鷗”來襲,妻子周俊香和12歲的兒子住在燕尾港職工宿舍里。臺風刮斷了宿舍旁的超高壓電線,導致樓外道路燒焦,屋內電線打火,情況危急。由于腰有毛病,只能躺在床上的周俊香哭著一遍遍打電話,催他回來。而他每次都說“再等等”。他忙著把重要設備搬到安全地帶,把機房的窗戶堵死……“一旦海水倒灌,整個班組將因為重大損失而陷于停頓,嚴重影響航行安全。”熊發仁說。當他忙完工作急忙跑回家時,推開門卻看到妻子滾到了地上,兒子在哭。“什么話都聽你的,只有工作我絕不含糊。燈如果不亮了,船舶就迷失了方向。我做的每件事都要對得起領導的信任,對得起黨。”面對妻子周俊香的不滿,心懷愧疚的熊發仁耐心解釋。

其實,熊發仁有很多機會選擇轉崗,但均被他婉拒。他常說:“我是黨員、是退伍老兵,熟悉這片海,這里的每一座航標我都如數家珍,工作起來事半功倍。讓我走我放心不下,都習慣了,舍不得離開。”

善于創新

他是航標領域時代工匠

熊發仁是一位自學成才的學霸,也是一位專治疑難雜癥的“全科醫生”。

48歲時,熊發仁獲得了大學本科學歷。其實,高中畢業時,熊發仁的成績就很優秀,由于未能通過空軍學院的體檢,與大學失之交臂。熊發仁深知:活到老,學到老。多年來,他自學了無線電、電子電工、網絡通訊、英語等與航標業務有關的各方面知識。“他是航標的全科醫生,專治各種疑難雜癥。”談及熊發仁精湛的業務能力,與他相識相知40多年的同事何永良非常敬佩。

很多故事都印證了熊發仁學霸的本色。在一次視覺航標技術技能比武中,各大技術能手同臺競技,而當時熊發仁還是油機組組長,是視覺航標的“門外漢”。但他只用了3天時間準備,就在理論考試和實踐比賽中輕松拔得頭籌。有一艘安裝羅蘭C導航系統的漁船,系統故障半年多都沒修好,到了熊發仁手里,他根據該系統雙曲線定位原理,只用了一天就排除了故障。

熊發仁最大的愛好,就是喜歡動手、喜歡發明創造。他一個晚上就能組裝一臺晶體管電視機,比電子管的更清晰;他還自制過“大哥大”,為班組所用的水塔自制過自動抽水控制系統;他喜歡維修各種電器設備,就連電腦,他都是自己拆卸和維修。

這些只能算是熊發仁愛好的副業,主業是航標。在熊發仁的帶領下,班組設置技術改造室,積極開展技術革新活動,解決生產難題,先后完成了DGPS(差分全球定位系統)臺站發射天線防雷改造、UPS(不間斷電源)改造等多項課題,有效解決了雷雨時損壞發射機和危及操作人員安全等問題。2014至2015年,針對海上燈浮蓄電池極柱氧化斷線問題,熊發仁對海上60座航標進行了分析實驗和技術改造,有效解決了蓄電池極柱氧化斷線問題,提高了航標正常率,降低了維護成本。該項目榮獲2015年度上海市職工合理化建議項目創新獎,熊發仁撰寫的《航標電池極柱氧化研究》論文,獲得了中國航海協會航標專業委員會一等獎,并受邀走上中國航標專業學術論壇的最高講臺,在年度學術交流研討會上發表公開演講,獲得與會專家的一致認可和贊許。

薪火相傳

他書寫新時代人生價值

外表儒雅、身材瘦弱的熊發仁,握起手來,格外有力。筆者注意到,他的手飽經風霜,滿是傷痕。這與他的性格和工作性質密不可分。

航標維護工作是一份又重又累的體力活。每次巡檢或維護灌河燈樁,熊發仁都會挑著重重的器材設備,從岸邊徒步行走在崎嶇濕滑、青苔附面的導堤上,一個來回就是30余里,一不小心就會摔倒在導堤石頭上。“急難險重面前,熊班長總是一馬當先。”“90后”同事屠金陽感動地說,“熊班長背著的電池鉛酸液體濺到手上,立刻燒掉一層皮;冬天他光著大腿舉著工具趟過刺骨的淺水礁石,密集的海蠣殼子像刀片一樣,劃得他腳上鮮血直流;他站在劇烈搖晃的燈浮上暈標,不停吐,吐完繼續干活……”

航標維護也是一份出生入死的苦差事。在洶涌澎湃的大海上,面對搖擺不定的燈浮和飄忽起伏的工作船進行跳標作業,是“生死劫”,尤其是冬天浮桶上都是厚厚的冰,稍有不慎就會掉進大海,而這早已是熊發仁的家常便飯。

2012年的冬天,海上有座航標出現故障。當時已經53歲的熊發仁和2位同事乘船前往修理。他第一個跳上燈標,不料那天風浪比較大,租借來的漁船“咚”地一下狠狠撞在燈標上,熊發仁的頭部一下子磕在船邊,他頓時就暈了過去,幸好身體“掛”在了航標上。如果不是戴著安全帽,或者是偏一點掉進海里,后果不堪設想。

無論航標檢修還是應急反應,41年來,在風口浪尖上,他總是一馬當先,勇于擔當,給班組上下做好表率。“他是一位不是領導干部的干部。”連云港航標處處長程鑫說,不同于其他普通班組,燕尾港班組常年承擔與其他科級單位相同的職責,而實際上只是班組建制。熊發仁作為班長,享受的是普通職工待遇,肩負的卻是科級領導的職責。對此,熊發仁卻說:“責任沒有級別。”

用心點亮航標是責任,用心做好傳承也是責任。多年來,在條件艱苦的鹽堿地上,身處化工園區的籠罩之中,熊發仁規范內部管理,積極開展思想政治工作和“職工小家”建設,讓每個職工都把單位視為自己的家庭來愛護和管理。他還毫無保留地將畢生經驗傳給年輕人,幫助他們不斷適應港口建設和航標事業發展需求。

如今,班組多名成員獲得了國家二級建造師、安全管理、電工、電焊工等國家職業資格證書,3名勞務派遣人員取得本科學歷。2015年,班組2名勞務派遣人員成功考入海事事業編制,實現了“變身”。“看到他們的成長和進步,我心里感到由衷的高興!”熊發仁自豪地說,他們班被譽為全國沿海“航標第一班”。

下個月,熊發仁就要退休了。退休的時間越來越近了,而他卻沒有任何退休生活的計劃。因為這個班組,這片海域,這些航標,都是熊發仁熟悉和熱愛的家人,一起生活了41年,他舍不得離開。他這一生,守護的不僅僅是航標燈塔,更是自己心中的一盞燈,那是信念的燈、責任的燈。

相關新聞

江苏7位数开奖号玛